锤子七年:融来的17亿是怎样烧光的?
栏目: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04-27 18:36

  罗永浩在微博上说“我都忘了今天是7周年”

  从锤子诞生之日起,关于其何时倒闭的言论就一直都在。“风头女王”徐新曾说,一个公司只有钱没了才会死掉,对于资金占用量非常重的手机行业更是如此。

  七年来,锤子从无到有,从开局、破局到现在的烂摊子,始终面临着融资无力,自身造血不足的问题。或许,我们不好回答罗永浩和他的锤子为手机行业带来了什么,但作为这个时代难得的创业样本,锤子七年对同路和后来者都有不少借鉴意义。

  还记得7年前,罗永浩宣称要加入锤子时大家的惊愕、质疑和各种不看好。一向做事凶猛、个性偏执的罗永浩声称要做出“东半球最好的手机”。

  显然罗永浩太低估了做手机的难度。做手机是一项系统性工程,供应链的支撑、对市场的前瞻性把控、专业化的技术团队,一样都不能少。

  针对这样的工程需求,罗永浩认为只要有钱、找对了人,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天生我才就能做好。

  有媒体这样评价:罗永浩的逻辑是对的,只要有钱,就能搞定这些领域。但他轻浮的语气说明他对做这件事情的难度估计不足,对工程缺乏敬畏之心,所以一定会吃苦头。罗永浩在自传里承认:“后来果真验证了他的正确。”

  而实际上,罗永浩说“只要有钱”也基本处于没钱的状态。在融资的能力上,多次表示有“社交恐惧症”、缺乏行业积累,口无遮拦易招黑的罗永浩,初创阶段的融资金额不仅不能和小米、乐视比,跟一些山寨手机都没得比。

  锤子初创时,陌陌科技的CEO唐岩给了老罗900万,最终在公司正式注册前,终于凑齐了1000万天使轮的投资。

  不过老罗的运气还不错,用现在的眼光看7年前,当时正是国内智能手机的黄金期。小米一路绝尘而去,让很多资本高攀不起。

  这时,在投资人眼中,背后拥有超高人气、社交网络意见领袖罗永浩的锤子是个不错的投资标的。

  2014年5月20日,在一片质疑声中,锤子终于推出了第一代产品Smartisan T1,发布会选在了高大上的国家会议中心。

  当时的罗永浩意气风发,加上说话一惯地踩低他人,抬高自己,说小米归根结底是屌丝智能机,价格便宜量又足。

  因此,这款“会改变人类使用智能机方式”的T1手机3000元,这在当时国内仅次于苹果,网友普遍认为靠“情怀”充值。罗永浩不服,坚持不降价,声称锤子2500价格以下就是孙子。

  罗永浩偏执于与众不同的设计,对品控、供应商协作等系统性把控力孱弱。当时的锤子特意找到了富士康代工,但是事多(工序复杂)、量又少,迟迟发不出货,出货后良品率差,导致锤子手机的资金链紧张。

  罗永浩加快了融资步伐,2015年6月,拿到了亿元级别的C轮融资。7月,罗还向一家电商巨头出售了1.89%的股份,得到5000万元。

  罗永浩口口声声说,做这个公司是为了改变世界,不是为了赚你们的臭钱。但情怀在资金链紧张的现实情况下不堪一击,为了活下去,锤子必须要争取销量。

  年底,又推出Smartisan T2,定价2499起,打脸的罗永浩也得了一个“公孙浩”的戏称。

  T2销量惨淡,持续亏损;CTO钱晨(主理T1,效力摩托罗拉13年的硬件行业“老兵”)等近半高层管理者的出走,三分之二硬件团队的整顿;发不出工资罗永浩只得到外面做直播、四处站台,补贴公司。眼见太过困难,甚至已经做好了倒闭的准备。

  做了几年手机,罗永浩也明白了,一点点融资杯水车薪不说,还不稳定,资金链一断裂分分钟就能把企业拖垮。要是能抱互联网巨头的大腿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  从2015年底,罗永浩频频参加阿里的一些活动。阿里曾看好锤子,一度想通过入股投资的形式与锤子达成合作。因为要涉及几十亿的投资,阿里财务要进驻锤子调查。据说阿里财务调查后得出结论:锤子是除了乐视之外,见过的最乱的财务。

  阿里的投资迟迟不到位,这对于创业公司根本拖不起。最后,抱阿里大腿的希望破灭,罗永浩将205万锤子科技股权质押给阿里,这笔被质押的股权占罗永浩超过一半。

  罗永浩与京东之前的携手合作始于2016年,恰好就在众人看衰锤子的时候。2016年10月锤子推出了不过分挑战主流审美的M1、2017年5月针对年轻人群、价格中档的坚果Pro,得到了业内人士和市场的认可,将锤子科技逐步带出濒死困境。

  2017年4月11日,京东与锤子签署了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:未来三年,锤子科技发布的新品,都将在京东独家首发;618、双11活动期间,锤子将推出京东独家定制版产品。此后,罗永浩经常做客京东直播。

  2017年,整个手机大环境进入存量机市场,智能手机厂商开始出现“固化”的趋势,头部厂商如苹果、华为、OPPO、VIVO、小米占据了近七成的份额。

  此时,罗永浩的产品经理型(缺乏全局观)又独裁(剩下的锤子科技工作人员以罗马首是瞻)的性格开始显现,急于进行产品线扩充,将视野聚焦到空气净化器、加湿器、智能音箱、旅行箱等跟手机不沾边的产品,让本来紧张的资金链雪上加霜,又将自身置于被动的境地中。

  2017年,成都把“大力发展新经济”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,也成为中西部第一个将此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城市。当年7月,成都打响“人才争夺战”。

  根据一篇题为《资本密谋成都》文章说,2017年8月,成都为了将锤子留在成都,给锤子科技10亿元融资,其中,有6亿元来自成都政府基金。

  当初老罗给公司起名“锤子”的时候,就有人提出,“锤子”在四川话里意思不太雅观。罗永浩满不在乎,说“三城两池”的得失不用计较,但在资本面前,老罗这次说公司一定会改名。

  这一年多后,虽然锤子否认花光了成都政府基金的6亿元,但是眼见的是资金链越来越脆弱。

  京东的销售回款一度占到锤子日常资金流水的60%以上,对锤子有雪中送炭之恩。但锤子手机卖不动,锤子科技的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也提前断了,双方的蜜月关系并没能维持太久。

  2018年,罗永浩将其中一宝押在了子弹短信上,希望能够卖个好价钱,填补锤子的窟窿。

  子弹短信曾是锤子科技的爆款产品,夏季新品发布会上一经推出,上线亿,被认为向“微信”挑战的社交应用。但事与愿违,随后子弹短信就因为图片版权问题惨遭下架,用户新鲜感褪去,如昙花一现,用户活跃度陷入冷清。

  5月15日,锤子科技在鸟巢举办发布会,推出了旗舰产品坚果手机R1,以及重新定义PC的TNT工作站。TNT售价为9999元。从其定价策略上可以看得出,锤子科技真的很缺钱:如果坚果TNT卖得好,这将会是一个跨时代的产品,继而引来源源不断的融资;如果卖不好,有一些粉丝肯购买,如此高的客单价也会带来一些现金流。

  但事实是,这两种想法都落空了。被罗永浩认为“将会改写人类计算机历史”的坚果TNT,由于预订人数太少,厂商不愿接单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:TNT的失败,可以说是锤子科技走向末路的直接导火索,因为耗费了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却没有带来相应的回报。如果把TNT的费用投向智能手机或者一些智能配件的研发,或许锤子科技可以多喘息一些时间。

  转眼到了2019年,锤子科技处在“凉凉”的状态,核心骨干离职,供应商催收债务,法律诉讼缠身,罗永浩股权频遭冻结,气若游丝。

  让罗永浩上热搜的不再是手机,而是电子烟。不得不说,做电子烟是一招险棋,电子烟在国内,是个谈不上危险但颇为敏感的话题,稍不留意,这么多年营造出的理想主义人设都得搭上。

  今年的央视315晚会的6分钟,被称为电子烟的“绝望6分钟”,电子烟不戒烟,缺乏行业标准,烟雾中含有甲醛,危险甚至比卷烟严重,误导青少年吸烟视频一播,电子烟圈一夜无眠。

  报道出炉后不到一小时,京东、天猫、苏宁等电商平台都纷纷屏蔽了“电子烟”关键词,各大电子烟微信群一片哀嚎,不少人还为罗永浩心疼。在这样的情势下踩雷的罗永浩还是逆势而为,不停地在微博平台上为电子烟站台打广告。背后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太缺钱了,毕竟从财务的角度来说,电子烟行业可谓暴利,平均毛利率可达60%~70%。

  有句话说,企业倒闭不是因为不赚钱,而是因为资金断裂。打铁还需自身硬,多次面临资金链困难、挣扎着走过七年的锤子,还能寻找到资本的温暖吗?



相关推荐:



购买咨询电话
0632-5871662